茶器種類

宋朝的鬥茶風氣與茶具
宋朝時的「鬥茶」文化相當盛行,「鬥茶」時要求茶盞在一定時間內保持較高的溫度,黑釉盞胎體較厚,能長時間的保持茶湯的溫度,故倍受鬥茶者的推崇。「鬥茶」在宋初已極為盛行,即使是北宋末年徽宗趙佶也常與臣屬鬥苛,上行下效,頗具影響。趙佶在其《大觀茶論》中說:「天下之土勵志清白,競為閒暇修索之玩,莫不碎玉鏘金,啜英咀華,較筐篋之精,爭鑒裁之別」。唐庚在《鬥茶記》中也記有「政和三年三月壬戌,二三君子相與鬥茶於寄傲齋,予為取龍塘水烹之而第其品」,說明當時鬥茶風氣之盛,上至帝王將相、達官顯貴、騷人墨客、浮浪弟子、市井小民,無不以鬥茶為能事,尤其是文人學士之流,更是樂不疲於。

當時鬥茶主要有三個評判標準:首先看茶面與湯花的色澤與均勻程度。湯花面要求色澤鮮白,俗稱「冷粥面」,象白米粥泠卻後凝結的形狀;湯花必須均勻,又稱「粥面粟紋」,像粟米粒那樣勻稱。其次看茶盞內沿與湯花相接處有無水痕。湯花保持時間長,緊貼盞沿而散退的叫「咬盞」;湯花如若退散,盞言有水痕者稱為「雲腳渙亂」,先出水痕卽為失敗者。最後品茶湯,觀色、闔香、品味,色、香、味懼佳,方能大獲全勝。當時的評鑑對茶色的要求相當之高,以純白色為上等,青白、灰白、黃白就等而下之了。為了便於觀察顏色,黑釉建盞成了最受迎的茶具。

鬥茶之風興起以後,建窯開始創燒聞名中外的黑釉盞,同時兼燒青瓷和青白瓷器,其所生產的黑釉茶碗稱「建盞」,又名「建黑」、「黑建」、「烏泥釉」、「烏泥建」,曰本人又稱「天目茶碗」。體形可分為大中小三類,釉面呈條狀結晶,或呈鷓鴣斑狀。按釉面斑點的特點分類,釉面上有兩個白毫般亮點者稱「兔毫盞」。釉面有大小斑點相串,陽光下呈彩斑者稱「曜變盞」。釉面隠有銀色小圓點,如水面油滴者稱為「油滴盞」。之後茶具更轉向精緻化,甚至奢華成風,使用各種貴重金屬製成茶器。從宋徽宗召佶所著的《大觀茶論》便可得知當時的詳細情況。


盞色貴青黑,玉毫條達者為上,取其燠發茶采色也。底必差深而微寬,底深則茶宜立而易於取乳,寬則運筅旋徹不礙擊拂,然須度茶之多少。用盞之大小,盞高茶少則掩蔽茶色,茶多盞小則受湯不盡。盞惟熱則茶發立耐久。


茶筅以[角力]竹老者為之。身欲厚重,筅欲正束勁,本欲壯而未必吵,當如劍瘠之狀。蓋身厚重,則操之有力而易於運用;筅[正束]勁如劍瘠,則擊拂雖過而浮沫不生。


瓶宜金銀,小大之制,惟所裁給。注湯害利,獨瓶之口嘴而已。嘴之口差大而宛直,則注湯力緊而不散;嘴之未欲園小而峻削,則用湯有節而不滴瀝。蓋湯力緊則發速有節,不滴瀝,則茶面不破。


構之大小,當以可受一盞茶為量,過一盞則必歸其餘,不及則必取其不足。傾勺煩數,茶必冰矣。

唐朝盛行烹茶,宋代流行鬥茶,因為當時用茶多為餅茶,飲用方式制約茶器具的發展,因此茶器具的形制、質地與構成必然反映時代特徵和差異。當時茶器具的使用多為陶瓷茶具與金屬茶具並有和,達官貴人甚至盛用金、銀、銅制茶具,這裡一方面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經濟生產力,表現了豪門競奢的社會風尚;另一方面也體現了茶器具生產發展的進步以及茶器具在茶文化中的重要地位。

明朝茶具反普歸真的演進
因為唐、宋時人們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茶器介紹

茶器相關文章

    目前尚無相關文章發表!!

語言選擇 : 简体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