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風


又稱為「屏門」或「屏障」,也簡稱「屏」,為古時建築物內部擋風用的一種傢俱,是指設在門窗間的屏風,是古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器具,在古傢俱史上佔有重要的地位。所謂「屏其風也」,指的是古代的房屋大都是土木建構的院落形式,由於當時房子的結構不夠堅固密實,為了擋風便開始製造屏風這種傢俱,並多將屏風置於床後或床兩側,以達到擋風的效果。漢劉熙《釋名.釋床帳》謂:「屏風,言可以屏障風也」。就是說屏風有擋風、遮蔽、隔間的功用。屏風作為傳統傢俱的重要組成部分,歷史由來已久,屏風的誕生,早在三千年前的周就以天子專用器具出現。《物原》說:「禹作屏」。此說雖早,但無據可證。《三禮圖》說:「屏風之名出於漢世,故班固之書多言其物」。此說雖有根據,但還有比其更早的記載。《史記;孟嘗君列傳》中有:「孟嘗君待客坐語,而屏風後常有侍史,主記君所與客語」的記載,可知屏風之名在戰國時期就已有之。而屏風的使用早在西周初期就已開始。不過當時沒有屏風這個名稱,當時稱屏風「邸」或「扆」和「座」。當時主要是專門設計於皇帝寶座後面的,稱為「斧鉞」。以木為框,上裱絳帛,畫了斧鉞,成了帝王權力的象徵。


《周禮.塚宰.掌次》:「設皇邸」。「邸」,即是指屏風。「皇邸」,就是以彩繪鳳凰花紋為裝飾的屏風,專指御座後所設的屏風。《尚書.顧命》:「狄設黼 綴衣」。《禮記》:「天子設斧依於戶牖之間」。鄭玄注曰:「依,如今綈素屏風也,有繡斧紋所示威也」。《漢書.嚴助傳》:「負黼依」。《師古注》:「白與黑畫為斧紋謂之黼也,依讀曰 , 之形如屏風而曲之,畫以黼紋,張於戶牖之間」。《三禮圖》卷八,司幾筵曰:「幾大朝觀、大鄉射,凡封國命諸侯,王位設黼依(黼依與斧 同)。其制,以木為框,糊以絳帛,上畫斧紋,近刃處為白色,近鞏處為黑色。名為金斧,取金斧斷割之義。舊圖雲,縱廣八尺,畫斧無柄,設而不用之義」。《史記》中也記載:「天子當屏而立」。在《孔明堂位元》中也有記載:「天子斧扆南向而立」。其中的「斧扆」即畫有斧紋的屏風。漢代《史記》:「孟嘗君待客坐語,而屏風後嘗有侍史,主記君所與客語」之說,說明「扆」到漢代已稱屏風,並起分隔室內空間和障蔽視線的作用。


屏風的形式始見之為獨扇固定式。漢唐時期,幾乎有錢人家都使用屏風,有「單扇板障」和「多扇板障拼合」兩種形式。種類有地屏風、床上屏風、梳頭屏風、燈屏風等;而若以質地分則更多,如玉屏風、雕鏤屏風、琉璃屏風、雲母屏風、綈素屏風、書畫屏風等等。民間經常使用的材質多為漆木質地,並有彩繪或雕刻。漢代講究的屏風,《鹽鐵論》中提到當時的富者,「一屏風就萬人之功」,要用萬人之功,真是既費人功又費財力。許多著名書畫家借屏風以書法和繪畫,因此屏風不僅只是作屏障之用,而且還是一種具有裝飾作用的工藝品。也有在素屏或板障上貼白紙,供繪畫題字題詩。其形式也較前代有所增加,由原來的獨扇屏發展為多扇屏拼合的曲屏,可疊,可開合,漢代以前屏風多為木板上漆,加以彩繪,自從造紙術發明以來,多為紙糊。明代以後出現了掛屏,已超出了屏風的實用性,成為純粹的裝飾品。明人臨五代南唐畫家顧閎中著名作品《韓熙載夜宴圖》中,室內屏風多座,放置不同,作用各異。這是當時富豪之家室內隔間陳設的實際生活景象,其屏風結構,已較漢代南越王宮室漆屏,簡單輕便得多。屏風作畫題詩的習慣早就流傳至日本,傳統的繪畫「浮世繪」很多就是畫在屏風上的,可為中日文化交流之佐證。


隨著社會的轉變,現代人的生活方式已很難把它作為家庭的陳設品,以致其範圍逐漸縮小,只有在特殊的文化場所才有它的身影,如劇院、茶館、說書場等。製作的形式多種多樣,主要有立式屏風、折疊式屏風等。後來出現了純粹作為擺設的插屏,它嬌小玲瓏,饒有趣味。古時貴族的屏風製作非常講究,用了雲母、水晶、琉璃等材料,在鑲嵌工藝上,用了象牙、玉石、琺瑯、翡翠、金銀等貴重物品。可謂極盡奢華。然而,民間的屏風製作大都崇尚實用樸素。大有陳設素屏者,而且,自魏晉以來,此風大盛。唐代詩人白居易曾作《素屏謠》曰:「當世豈無李陽冰篆文,張旭之筆跡,邊鸞之花鳥,張藻之松石,吾不令加一點一畫於其上,欲爾保真而全白」。表明了其對素屏的崇尚之意。民間的素屏與帝胄之家的華屏相比,真是別具一格而韻味悠閒。




屏風的樣式與特徵

屏風形制、圖案及文字均包含有大量的文化資訊,既能表現文人雅士的高雅情趣,也包含了人們祈福迎祥的深刻內涵。各式各樣的屏風,還凝聚著手工藝人富於創意的智慧和巧奪天工的技術 。從外觀式樣看,屏風有「插屏」和「圍屏」兩大類。插屏多是單扇的,有底座,不能折卷;圍屏則由多扇組成,最少兩扇,多的能達十幾扇,能夠隨意折疊。除此之外,還有台屏和掛屏等。



座屏風

由「插屏」和「底座」兩部分組成。「插屏」可裝可卸,用硬木作邊框,中間加屏芯。大部分屏芯多用漆雕、鑲嵌、絨繡、繪畫、刺繡、玻璃飾花等作表面裝飾。「底座」起穩定作用,其立柱限緊插屏,站牙穩定立柱,橫座檔承受插屏。底座除功能上需要外,還可起裝飾作用,一般常施加線形和雕飾,與插屏相呼應。座屏風按插屏數分為獨扇(插屏式)、三扇(山字式)和五扇等。此外,還有一種放在桌、案上作陳設品的小屏風,其形式與獨扇式座屏風完全一樣,又稱為硯屏、台屏。



圍屏

由偶數屏扇組成,可折疊。一般扇數為4、6、8扇,多至12扇。為了站立穩定,屏扇多以鋸齒形放置在地面。圍屏由屏框和屏芯組成,也有採用無屏框的板狀圍屏,每扇之間用屏風絞鏈連接。屏框除了傳統用木、竹製作外,現代屏風還採用金屬、鋁合金作骨架。屏芯多用尼龍、皮革、塑膠、彩綢等材料,具有清新簡潔的特點。有些小尺寸的圍屏,可設於炕上作裝飾,稱為「炕屏」。



掛屏

貼在有框的木板上或鑲嵌在鏡框裡供懸掛用的屏條。清初出現掛屏,多代替畫軸在牆壁上懸掛,成為純裝飾性的品類。它一般成對或成套使用,如四扇一組稱四扇屏,八扇一組稱八扇屏,也有中間掛一中堂,兩邊各掛一扇對聯的。這種陳設形式,雍、乾兩朝更是風行一時,在宮廷中皇帝和後妃們的寢宮內,幾乎處處可見。清沉初《西清筆記.紀職志》:「江南進掛屏,多橫幅」。老舍 《駱駝祥子》十四:「再看看自己的喜棚,壽堂,畫著 長阪坡 的掛屏……他覺得自己確是高出他們一頭」。”
 




屏風的功能

屏風一般陳設於室內的顯著位置,起到分隔、美化、擋風、協調等作用。它與傢俱相互輝映,相得益彰,渾然一體,成為家居裝飾不可分割的整體,而呈現出一種和諧之美、寧靜之美。其品種多樣化,不僅有高大的屏風,也有較小的屏風,也有較小的床屏、枕屏,有專用的,也有純裝飾性的陳設品。一般有「立地型」和「多扇折疊型」兩種,其表現形式有「透明」、「半透明」、「封閉式」及「鏤空式」等。按其功能性來看,用以間隔的,一般以封閉式為好,高度在略高於人的水準視線之上。用以圍角的,可採用鏤空式,顯得活潑而有生氣。如果是用來遮擋來往人的視線,最好將屏風做成九十度直角形式。若僅僅用作裝飾,則透明或半透明的效果更佳。其功能主要有三種:


隔斷

屏風最基本的一種功用是隔斷居室,能創造出隔而不離的效果,使得功能分區更加明顯,而且不用佔用太多的空間。屏風不僅能放置在進門處,分為客廳、餐廳兩部分,既達到了功能分區的目的,又保持了二者之間的一種聯繫。在居室門口放一架屏風在一個適當的位置,可將房間分隔成兩個獨立的空間,可使居住的人互不干擾,各自擁有一個寧靜的氛圍。除了遮擋外界的視線的作用,還可作掛雨帽衣衫之用,可以說是一舉兩得。有的在床後安置屏風,亦作倚靠或掛置衣物之用。


遮罩

對於家中堆放零星雜物的地方,屏風能起到很好的「遮罩」作用,讓居室更加美觀,屏風的高度要略高於雜物的高度。若屏風如用於間隔,一般以封閉式屏風為好,高度應不低於視線;屏風如用於轉角,可選用鏤空式屏風,這樣可顯得活潑而有生機。


美化

除了隔斷和「遮罩」這些實用的作用外,個性的屏風還能起到美化居室的作用。在屏風側前再配上一盆綠葉觀賞植物,能令人感到居室的靜謐、溫馨。如為裝飾和美化而用,則可選用透明或半透明屏風,它會給人以文雅、恬靜的感覺。



除了傳統的「立地式」、「多扇折疊式」外,還有近年出現的掛屏、插屏、台屏、火爐屏、電話屏等,裝飾除彩繪外,還有竹簾畫屏、絹畫屏、刻添屏、麥秸貼畫屏、篾絲屏、骨木鑲嵌屏、磨砂玻璃竹貼畫屏、高隔間屏等,這些更具裝飾效果。在陳設時應與整體家居環境協調起來。屏風是家中財氣的守護關卡,想要留住家中財運,廳堂內須注意藏風養氣,這時屏風就有助於家宅的「藏風聚氣」。色彩可以開運,有色彩的屏風是改善財運風水的一個簡易方法。運用屏風的顏色來搭配住家各方位的五行屬性可旺財氣。




  

語言選擇 : 简体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