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質介紹

茶具,古代亦稱「茶器」或「茗器」。西漢辭賦家王褒《僮約》有「烹荼盡具,酺已蓋藏」之約,這是中國最早提到「茶具」的一條史料。到唐代,「茶具」一詞在詩文裡觸處可見,晚唐代詩人陸龜蒙《零陵總記》載:「客至不限數,競日執持茶器」。宋、元、明幾個朝代,「茶具」一詞在各種書籍中都可以看到,如《宋史•禮志》載:「皇帝禦紫宸殿,六參官起居北使……是日賜茶器名果」。宋代皇帝將「茶器」作為賜品。元代畫家王冕《吹蕭出峽圖詩》有「酒壺茶具船上頭」。明初號稱「吳中四傑」的畫家徐責一天夜晚邀友人品茗對飲時,他趁興寫道:「茶器晚猶設,歌壺醒不敲」。

唐宋以來,銅和陶瓷茶具逐漸代替古老的金、銀、玉制茶具,原因主要是唐宋時期,整個社會興起一股家用銅瓷,不重金玉的風氣。據《宋稗類鈔》說:「唐宋間,不貴金玉而貴銅磁(瓷)」。銅茶具相對金玉來說,價格更便宜,煮水性能好。陶瓷茶具盛茶又能保持香氣,所以容易推廣,又受大眾喜愛。這種從金屬茶具到陶瓷茶具的變化,也從側面反映出,唐宋以來,人們文化觀,價值觀,對生活用品實用性的取向有了轉折性的改變。當時陶瓷茶具明顯取代過去的金屬、玉制茶具,這還與唐宋陶瓷工藝生產的發展直接有關。一般來說,中國魏晉南北朝時期瓷器生產開始出現飛躍發展,隋唐以來中國瓷器生產進入一個繁榮階段。如唐代的瓷器製品已達到圓滑輕薄的地步,唐皮日休說道:「邢客與越人,皆能造磁器,圓似月魂墮,輕如雲魄起」。當時的「越人」多指浙江東部地區,越人造的磁器形如圓月,輕如浮雲。王蜀寫詩說:「金陵含寶碗之光,秘色抱青瓷之響」,因此有「金陵碗,越瓷器」的美譽。

宋代的制瓷工藝技術更是獨具風格,名窯輩出,如「定州白窯」。宋世宗時有「柴窯」。據說「柴窯」出的瓷器「顏色如天,其聲如磐,精妙之極」。北宋政和年間,京都自置窯燒造瓷器,名為「官窯」。北宋南渡後,有邵成章設後苑,名為「邵局」,並仿北宋遺法,置窯于修內司造青器,名為「內窯」。內窯瓷器「油色瑩徹,為世所珍」。宋大觀年間(西元1107年-西元1110年)景德鎮陶器色變如丹砂(紅色),也是為了上貢的需要。大觀年間朝廷貢瓷要求「端正合制,瑩無暇庇,色澤如一」。宋朝廷命汝州造「青窯器」,其器用瑪瑙細未為油,更是色澤潔瑩。汝窯被視為宋代瓷窯之魁,史料說當時的茶盞,茶罌(茶瓶)價格昂貴到了「鬻(賣)諸富室,價與金玉等(同)」。世人爭為收藏,除上例之外:宋代還有不少民窯,如烏泥窯、余杭窯、續窯等生產的瓷器也非常精美可觀。

唐宋陶瓷工藝的興起是唐宋茶具改進與發展的根本原因。隨著時代的變遷,歲月的流逝,人們的日常品茶跨越了僅僅是生理需要的階段,而昇華為一種文化,而茶和茶具也就成為珠聯壁合的文化載體。飲茶進入藝術品飲的唐宋時代,人們不僅開始講究茶葉本身的形式美和色、香、味、形四佳,也開始講究起茶具之完備與精巧。精製的茶具也是一種藝術品,既可沏茶品飲,又能使人從中得到美的享受,給品茗增添無限的情趣。茶具種類繁多,質地迥異,形式複雜,花色豐富,除了陶瓷等材質外,歷史上還有用玉石、水晶、瑪瑙等材料製作茶具的,但在茶具史上僅居很次要的地位。因為這些器具製作困難,價格高昂,並無多大實用價值,主要作為擺設,用來顯示主人富有而已。其介紹如下:

陶土
陶土器具是新石器時代的重要發明。最初是粗糙的土陶,然後逐步演變為比較堅實的硬陶,再發展為表面敷釉的釉陶。宜興古代制陶頗為發達,在商周時期,就出現了幾何印紋硬陶。秦漢時期,已有釉陶的

| 1 | 2 | 3 | 4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