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價格上漲加劇世界糧食緊張(臺灣)

分享

食品價格上漲已經在多個發展中國家引發騷亂和示威﹐玉米價格的驚人上漲和全球供應的減少﹐肯定無助於形勢的穩定。

芝加哥玉米期貨已達每蒲式耳7美元﹐接近去年6月下旬底谷每蒲式耳3.60美元左右的兩倍。

美國農業部週三發佈《世界農產品供需評估》(World Agricultural Supply and Demand Estimates)月度報告﹐下調它對國內國際玉米期末庫存的預測。

期貨網站NationalFutures.com總裁佩爾松(John Person)說﹐報告發出警示信號﹐食品價格上漲不只是像貝南克(Ben Bernanke)近些天說的那樣跟新興市場有直接關係﹐而且也部分地起源於美國國內的需求。

美國農業部這份報告預測﹐美國20102011營銷年度的玉米期末庫存將為6.75億蒲式耳﹐較上個月的預測值下降7,000萬葡式耳。《農業食品價值評估報告》(AgriFood Value View Report)主編施密特(Ned Schmidt)說﹐這等於對期貨庫存的預測下調180萬噸至1,710萬噸。

美國農業部說﹐由此﹐美國的庫存用量比就下降到5%﹐和1995至1996營銷年度水平一樣。當時是期末庫存迄今最後一次降至多年最低。

施密特說﹐報告還將世界期末供應量預測下調450萬噸至1.225億噸。

《Resource Trader Alert》(資源交易員警報)執行主編、《Daily Reckoning》撰稿人克努克曼(Alan Knuckman)說﹐對於糧食﹐特別是處於風口浪尖的玉米來說﹐牛市行情已經穩固建立﹐在美國為至關重要的春季規劃做準備之際﹐數據、消息或事件只可讓情況更加嚴重。

他說﹐現實情況是﹐要填滿糧倉、糾正吃緊到接近紀錄的庫存用量比﹐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們暫時可能只會發現玉米存量減少或需求增加﹐而不是相反。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分析師們說﹐本營銷年度結束時﹐美國玉米庫存用量比甚至有可能達到紀錄低點4.9%﹐因此接下來幾個月擴大種植面積的努力將會加強。

摩根士丹利分析師在最近的研究報告中說﹐價格需要進一步上漲才能反映需求﹐哪怕玉米種植面積能夠達到防止余量進一步收緊所需的最低水平9,120萬英畝。

還會上漲嗎?

考慮到玉米價格已經很高﹐進一步走高是難於想象的﹐但多數分析師說﹐考慮到需求的強勁、種植面積的不足以及目前存在的天氣相關風險﹐進一步上漲的把握還是比較大的。

施密特說﹐毫不夸張地說﹐農場主們將會使用掃帚和撮箕把糧倉里的最後一粒玉米也收拾幹淨﹔從乙醇到玉米糖再到玉米澱粉﹐玉米價值鏈的各個環節都有強勁的需求。

《Kerr Commodities Watch》(柯爾大宗商品觀察)主編柯爾(Kevin Kerr)說﹐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市場渴望吃到更優質的新型食品﹐這意味著需求有增無減﹔總之食品價格的上漲還要維持下去。

施密特說﹐中國是大宗商品消費大國﹐玉米儲量接近世界一半。他還說﹐中國從國家政策的高度維持糧食儲備。

大宗商品經紀機構Barrington Commodity Brokers總裁卡賓格羅(Scott Capinegro)說﹐中國在出售儲備之後必須補充庫存﹐並且需要在玉米價格還沒有達到7.50美元的時候買進。

這肯定會大幅提振玉米消費量。

阿爾及利亞和突尼斯示威者上個月因為糧食價格昂貴上街舉行暴力抗議﹐也就不難理解。這樣的抗議有可能還會持續下去。

佛羅里達州投資咨詢機構Weiss Research的亞洲分析師薩格密(Tony Sagami)說﹐食品價格猛漲部分原因在於供應問題(澳大利亞的洪水、俄羅斯的乾旱以及中國反常的雪災)﹐但主要是由於需求增長。

而且眼下似乎也看不到任何放緩跡象。

佩爾松說﹐玉米不是一夜間長成的﹐而且據美國農業部的數據﹐如果不抑制需求或實現供應增長﹐美國截至當前農產品銷售年度的玉米儲備僅夠18天。佩爾松還擔任《商品貿易年鑒》(Commodity Traders Almanac)的聯席主編及作者。

他說﹐我們知道短期內無法增加供應﹐而當前﹐用於人畜食用以及乙醇生產的玉米需求都很強勁。

障礙日增

隨著需求攀升﹐找到足夠的土地種植農作物也日漸艱難。

卡賓格羅說﹐問題在於﹐無論是棉花、玉米、豆類還是小麥﹐都需要大量土地﹐這些地方從何而來呢?

玉米還會耗盡土壤肥力﹐因此土地必須輪種﹐以補充土壤養分。

Hallgarten & Company LLC的策略師艾克斯頓(Christopher Ecclestone)說﹐這樣一來﹐無論農民們眼下拿多少土地來種玉米﹐都只意味著下一年會有更多的土地休耕﹐或者改種小麥、苜蓿或別的作物。

他說﹐可供利用的土地已經不多﹐所有的土地都必須利用起來。亞洲或許農田還很密集﹐但西方國家現在的種植農作物的面積已經遠遠低於100年前了。

與此同時﹐老天爺還一直不合作。

Commodity Broking Services的董事總經理巴拉特(Jonathan Barratt)說﹐澳大利亞、烏克蘭、歐洲和俄羅斯等地已經出現旱災﹐而洪水也造訪了澳大利亞、巴西和美國。

他說﹐我覺得我們是在計入全世界的生產風險﹐而那是基於我們去年所見的惡劣天氣。

他說﹐再加上與拉尼娜現象相關的不確定性﹐今年的農作物產量前景不明朗。

連鎖反應

無論何種情況﹐消費者都將繼續成為受害者。

巴拉特說﹐玉米價格上漲也就意味著磨坊、飼養場以及乙醇生產商的成本升高﹐最終讓消費者承受這種成本。

而這種成本或許不是他們所願意承受的。

《柯爾大宗商品觀察》的主編柯爾說﹐人們可以忍受很多事情﹐但吃不起飯、養不起孩子通常是承受的極限。許多食品的價格已呈指數增長﹐因為生產商直接將成本轉嫁給消費者﹐或是變相漲價﹐比如壓縮包裝或產品份量。

他說﹐真正的全球食品大戰已經開始﹐誰勝誰負難以預料﹐甚至有沒有勝者都不一定。

但眼下﹐就連當前的食品價格高峰也不足以抑制消費。

佩爾松說﹐在玉米交易價格高達每蒲式耳6.75美元之際﹐需求配給甚至還沒有進入人們的視線。很有可能會繼續傳來世界各地食品騷亂的消息﹐直到2011年的收獲季節。

在這一背景下﹐玉米價格不太可能會在近期穩定下來。

Resource Trader Alert的克努克曼說﹐2008年的玉米價格高點超過了每蒲式耳8美元﹐當前為7美元﹐因此還有上升空間。

玉米價格甚至有可能超過2008年創下的紀錄水平。

卡賓格羅說﹐如果美國今年夏季火熱乾旱、每英畝產量低於160蒲式耳﹐同時我們只種植了9100萬至9150萬英畝玉米﹐而不是市場所需的9200萬-9400萬英畝﹐那麼在7月或8月玉米價格有可能達到每蒲式耳10美元。

語言選擇 : 简体

會員專區